欢迎来到家禽网

演示站

当前位置:

平塘县绿壳蛋鸡苗批发价格

时间:2020-01-26 22:58:00出处:励志人生阅读(229)

对面的青衣人微微皱眉,“不过是个说书的,何必理会。”青衣人年纪大概在四五十岁左右面目平凡,眉宇间却自有一股成熟稳重,很容易让人信赖。

邱珍yīn冷道:“说那恶贼好话,就是该死!”邱珍本就面目难看,神sè又yīn沉冰冷,好像是地狱跑出来的厉鬼,看的就叫人浑身都不舒服。

文无第一,武无第二。

所以,对于高欢来说,现在的盛名并不见得是件好事。

邱珍呲着雪白的牙齿冷笑道:“我可等不及了!就要在他名声最响亮时,杀掉他,把他斩成无数肉段,然后送给太一道。那时候他们的表情一定会很有趣。”

中年人和黑衣青年悄悄对了下眼sè,对于这个疯女人他们都觉得无可救药。杀了高欢后,这个女人也必须一起处理掉。

邱珍没注意两个同伴的表情,犹自盯着那说书人发狠,一边自语道:“寡会就先杀你,让你说的那么开心!”

这次也是高欢击杀圆刚,事情太过意外。几方才都派人坐在一起商谈怎么处理此事。

黑衣青年怒道:“血衣阁还讲不讲信誉。接了的活还没做,居然要涨价,简直可笑。”

邱珍道:“血衣阁那面说高欢能击杀天阶,这事的危险程度大增,而且,后果也是更加的严重,必须要加钱。否则宁愿双倍返还定金,也不做这笔生意。”

中年人不动声sè的道:“事前已经说好,我们负责把高欢引来。我家东主也是费尽心思,才把李元昊他们请来。后面的事我们就不管了。”

黑衣青年微微蹙眉道:“崩山雷丹虽厉害,真要杀高欢,必须在一丈之内的距离爆发才行。那天我在大厅看高欢出手,他神敏机圆,心灵完满无暇。

你心意一动,他就先一步反应过来,你根本就没有出就算能引爆崩山雷丹,也伤不了高欢毫发。”

黑衣青年和中年人都是摇头无语。

邱珍收起崩山雷丹,面无表情的走出房间。临出茶楼前,邱珍挥手发出一柄飞刀,正射在说书人咽喉上。

正说的开心的说书人,捂着自己咽喉,噗通摔倒。因为是气管被切断,说书人在台上手脚抽搐了好一会,才彻底毙命。

突率的变故,让很多人都惊愕无比。直到说书人死掉,才有人高呼道:“杀人了……”

黑衣青年道:“你说她这次能成功么?”

中年人摇头,“谁知道,那个高欢明明修为有限,却总让我觉得深不可测。不过,这次却是这个女人在胡扯了!血衣阁万年的信誉,哪有临时涨价变卦的!她疯是疯了,却绝不傻。不过这点小聪明,却耍过头了!”

黑衣青年点头道:“血衣阁没打过交道,却知道他们信誉卓著。绝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来。崩山雷丹算是临别礼物吧。这个女人,总算是敢拼命。心思又狠毒,不是没有成功的机会。”

中年人点头道:“高欢要死,我们就不能再见面,必须收拾干净手尾。”

三足香炉内青烟袅袅,淡淡的焚香味在宽大的卧室中散逸开来。

来的人都身份不凡,高欢却谁也不见。只是让安福好好接待众人,推说他在战斗中有所是领悟,闭关修炼。安福则隐蔽的暗示来人,高欢是在养伤,才无暇见客。

对此,来访的众人都表示了理解,没有人敢当面多说什么。当然,有的人免不了背后说高欢不通人情、过于骄傲之类的话。

高欢的伤是很重,但这两天的调养,高欢已经把伤势完全控制住。必须要说,九天清气淬炼的身躯,纯粹明净,没有任何污秽杂质。脏腑的伤势虽重,却都在高欢的掌控之中。

金刚根本不动轮,是金刚五相轮的根本。高欢没学过金刚不动根本轮,可五相轮和金刚根本不动轮之间有着先天的联系。得到大日如来手印后,高欢是已经隐约领悟了两分金刚永恒不灭的真意。

如果能把大日如来法印中的金刚印和他的五相轮结合起来,高欢立即就能迈入天阶层次。而肉身也可以在金刚印下淬炼成无双法体。金刚法印,对于神hún修炼也有着无可形容的重要xìng。

和圆刚一战,高欢找到了明确的前进方向。这给高欢节约无数的mō索时间。对于时间紧迫的高欢来说,这太重要了!

这两天来,高欢一直在消化和圆刚战斗的宝贵经验。而沉寂了两天后,回绝了很多人后,众人对他的关注也都降了下来。

高欢把飞云和灵云招到卧室,吩咐两个人就在卧室待着,谁来都不要给开门。安福、紫云他们来就,就说他全神修炼。让他们明天再来。

飞云和灵云乖巧的点头。高欢成了她们主人,她们也就只能全心全意跟着高欢。要是三心二意,那就寻死之道。高欢对她们也不错,人有是绝顶强者,两姐妹到是很喜欢现在这样。对于高欢的命令,自然是唯命是从,绝不敢有丝毫违背。

等到卧室的门紧闭后,高欢长袖一拂,身形如水纹般dàng漾起来。对面的巨大照衣镜上,高欢已经变成了飞云的样子。

高欢对两个人微微点头示意后,轻步下了楼。

顺利的出了长风楼,外面的天sè已晚,一轮明月高挂。只是城内的灯火辉煌,完全感受不到清冷淡然的月光。

黑洞洞的小巷内,不见人迹。高欢转过来,就背靠墙壁的yīn影下,整个人立即就化作一片yīn影溶入其中。

过了一会,两个黑衣身影才如同鬼影般漂浮出来。两个人都是面貌平凡,从衣着到身形容貌,都没有任何特殊之处。

这样的人你就是一天遇到十次,也不会有任何印象。只是两个人出现的很突兀诡异,有如鬼影,这才显出不凡来。

两个人谨慎的用目光梭巡小巷,清冷月光照耀下,小巷大半都被石墙的yīn影笼罩着。交错的光影,让小巷显得极为深邃。可在两个高手的目光下,小巷亮如白昼。长不过数十丈的小巷,明明是条死胡同,却看不到高欢的身影。

两个人的眼神都有了几分疑huò,这也让他们身体崩得更紧。袖子下的双手,各自握着武器和符纸,一触即发。

在地面和两侧打量了一会,其中一个黑衣人才低声道:“气息到这里就断了。地上的微尘还能看出她的脚印,到这里就没有了。难道跳墙走了?”

另一个人道:“不对。我在她身上留下一点追踪粉。那气味,到这里就完全消散。不是到别的地方,而是彻底的消散。我从没遇过这种情况。”

两个人说话始终很谨慎,高欢听了一会,知道他们经验丰富,绝不会在这里说出什么有价值的东西。

现身的高欢,已经变回本来面目。两个人一看,眼眸登时都扩张十倍不止。人遇到惊恐的事情,眼眸会瞬间扩张。以两个人的修为,就算突然被砍断手脚,也不会这么害怕。

可跟踪的明明是高欢shì女,现在却变成高欢。这个变化太大,让他们难以接受。更难接受的是,两个人深知高欢的手段,在这里碰到高欢,那就是死定了!

出乎意料的变化,还有死亡的恐惧,让两个高手都失去正常的沉稳。

高欢绝不客气,把握机会立即出手。脚步一动,瞬间已经靠在最近那个人的怀里。全身劲力如崩,那个术者本能的想要jī发手中符咒,可被高欢这一撞,体内运转的元气和聚敛法术的神意都被无匹力量震碎,人当场就昏了过去。

另一个人察觉不妙,双手一抖,袖子中的一对短刃就疾刺高欢面门和xiōng口,他脚下却向后一滑,想要借机退走。却看高欢长袖一拂,一股如大地般雄浑的拳力正轰在他xiōng口。体内气血顿时就崩溃破散,脚下一软,扑倒在地。

高欢看着那人眼眸,轻声道:“你们是什么人?”

分享到:

温馨提示:以上内容和图片整理于网络,仅供参考,希望对您有帮助!如有侵权行为请联系删除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