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来到家禽网

演示站

当前位置:

瓮安县野鸭苗孵化厂

时间:2020-01-23 07:11:00出处:励志人生阅读(229)

进入九阶层次,神魂和肉身力量融合为一体。现在的萧无忧,已经强大的超乎萧万山的想象。

能有如此高的成就。也出乎了高欢的意料。这让高欢对于计划成功,也多了几分信心。

不说别的,只是高欢在武道和法术上见解,就让萧无忧心服口服。萧无忧的力量越强,就越能感受到高欢的强大。而高欢那神鬼莫测的种种手段,是萧无忧所无法理解的。

一年下来,高欢在萧无忧心中就是无所不能的神祇。对于高欢的接受,也让萧无忧和高欢关系变得亲密起来。彼此间再非冰冷的合作,而多了一种互相的认可。

“这是阴阳宗的宗主梁易,他精通阴阳双剑诀。剑法高明,比之阴阳叟还高。只是在修为上,略逊阴阳叟一筹……”

萧万山站在一旁,尽力的给高欢讲解着。他修为不算高,却到底活了二百岁了,这么多的魔宗强者。就算是没见过。也听说过。有他的指点,也让高欢省了很多的麻烦。

“路师叔……”萧无忧指着水镜上的个人影道。

这个人身材矮小,穿着一件血色的长衫,腰下挎着一柄五尺长刀。那长刀几乎和他身高平齐,他拿着这么一柄长刀总给人一种滑稽的感觉。

萧万山很是愤怒,路巨这等行径。简直是背叛宗门,毫不把他这个掌门放在眼里。

萧无忧到不太在意。淡然道:“路师叔年纪大了,脑难免有些糊涂。父亲你也不必在意。”

见识了高欢的厉害,萧万山心里对高欢可是无比的畏惧。

萧万山忙道:“魔师白景阳事前已经说服魔宗仅有的几位九阶宗师,其他宗门也没有人敢不同意。而现在是风雨愈来,天莲宗的被轩辕皇朝毁灭,也让他们心中不安。能够抱团在一起,也是一件好事。当然也会有不少人坚决反对,不过这些人应该都已经死了。欢喜宗、绝情宗都已经换了宗主。”

说起这个,萧万山也很是庆幸。要不是遇到高欢,他估计已经被杀掉了。顺者昌,逆者亡。魔师白景阳一旦和其他几位九阶宗师形成联盟,就已经控制了五支魔宗。

血河殿的原址上,建起了一个高台。

魔师白景阳,加上其他四位魔道宗师,还有其他宗门的宗主,一共十二人,并排而坐。魔师白景阳,自然居于中心的位置。

天莲宗被轩辕皇朝以雷霆之势捣毁,几乎彻底毁灭了天莲宗。但是,如此大的一个宗派~~-首发~~,总会有些人逃出捕杀。

青龙堂的堂主钟君出现在这里,也就没什么可奇怪的了。不过,钟君坐在也只是充数而已。

坐在另一边末尾的路飞,想来也是因为这个缘故,有机会坐在高台上。

当然,合并后的魔宗要敢玩什么称霸江湖,正道力量会毫不迟疑的联合起来,把他们铲除干净。

血河殿周围是有很多人弟守护,可这里的法阵都是血河宗留下的。高欢和萧无忧潜入进来,并没有惊动任何人。

“今天,就是我们天魔十宗归宗认祖的大日。想当初,魔宗前辈称雄世间,何等意。现在,我们天魔十宗却不得不躲入深山老林,以避开朝廷和正道。为什么,就是因为我们的分裂。

天魔之主在上,魔宗的列位祖师在上,天魔十宗终于能今日重合并,但,这只是个开始……”

魔师白景阳,身穿暗金色长袍,头戴高冠,气度威严堂皇,端坐中心位置,恍若至高帝皇。无间灭绝的剑意笼罩全场。

不论在场众人心里想什么,在洞穿人神魂胆魄的剑意下,都是一派肃然,无人敢有人任何异色。

白景阳把九阶巅峰的剑意释放出来,登时就威慑全场。

“重合并的宗门定名为天魔宗,就以血河殿为宗门,魔师为第一任宗主,枯竹前辈,翁前辈,白骨前辈,炎前辈四位前辈为副宗主,其他几位宗主为执事长老……”

“路巨何德何能,能代表我血河宗!”站在后的萧无忧,突然扬声说道。

圆润的声音虽不响亮,可那绵绵无尽的音波顿时覆盖全场,把所有的声音都压了下去。

第三十三章 血河剑令

绝代芳华,让人为之惊艳。

在场的众多魔宗高手,都为萧无忧所吸引,紧紧的盯着萧无忧。不少人的眼中更是lu出炙热贪婪之sè。

魔宗之中,强者为尊。当萧无忧展现出恐怖绝伦的修为后,众多的魔宗高手都提高了警惕,不敢再轻忽小看这个明艳无双的女子。

“萧无忧!”白景阳心中微微一动,认出了萧无忧的身份。五音尊者、yin阳叟两位强者,就是跟着萧万山和萧无忧一起失踪的。如果能抓住萧无忧,问题也许就会有了答案。

萧无忧的神hun正如她的眼眸一般,如同冰海一般冰冷又深邃。而这其中,又有着九阶宗师特有的完满稳定。

白景阳越是观察,心中越是震惊。在萧无忧身后的那个强者,又该是何等强大!萧无忧突然出现,毫无疑问是想要在天魔宗中占据一席之地。

面容古拙。青衣飘逸,气定神闲。气息深沉不lu。白景阳竟然看不出深浅,心中更惊。年前被高欢一拳轰败,对于白景阳的打击很大。

白景阳一直认为自己仅次于七大宗师,是天下第八强者。这种骄傲,却被高欢一拳打碎。这也让白景阳对于未知的强者,多出了几分小心。

高台上的其他四位九阶强者。也都看出不妙。各个脸sè都很凝重。突然出现的萧无忧,修为的强横的惊人。

路巨腾的站了起来,手扶巨剑大步走到高台边沿道:“你太放肆了。小辈!”路巨转身给白景阳拱了拱手后,才又道:“今天是天魔宗大典,魔师等诸位前辈在上。上千同道在旁,是魔宗几千年未有之盛事。你一个黄毛丫头,竟然在大典上出言不逊,岂不该死。别说是你,就是你父亲萧万山在此,也没有资格说话……”

路巨脸sè有些发青,在魔宗众多高手的面前,被一个小女孩斥责。真是把脸都丢光了。“萧无忧,本念着你年幼无知,不想和你计较。你竟然再三放肆,说不得我要出手管教你了。”

“我,萧无忧,血河宗第三十九任掌门,宣布路巨为宗门叛徒,杀无赦。”萧无忧高举血河剑令,冷然说道。

血sè的巨剑,焕发出的剑光迤逦出一道血sè长河。汹涌的剑光就如同从九天落下,气势滔滔,不可抵挡。

路巨其貌不扬,手持巨剑,本来很是滑稽。可拔剑而击,顿时就显出八阶武者的强横威能来。

神满气足的一剑,就算是同阶的强者也未必能抵挡的住。何况萧无忧一个少女,只怕连天阶都不是。如何接得住这一剑。

“可惜了,如此美女……”有人叹息到。

“住手!”“剑下留人。”有人大声高喝道,想要阻止路巨。

场下的人议论纷纷,坐在高台上的白景阳却十分认真的看着。对于萧无忧的力量,白景阳十分的好奇。这么短的时间内成为九阶,萧无忧到底会有什么表现呢!

其他四位宗师也是如此。虽然从修为上说萧无忧是必胜。可路巨剑法凌厉,深得大血河剑妙谛,一身修为也不弱,手中的剑器也不差。这样一个高手,正是一个最好的试金石。

路巨自以为稳操胜券,心神到有大部分在留心周围的情况。萧万山为人隐忍,又极为宝贵是他这个女儿。萧无忧此来,一定有什么计划。路巨所以突然动手,就是要打萧万山一个措手不及。

分享到:

温馨提示:以上内容和图片整理于网络,仅供参考,希望对您有帮助!如有侵权行为请联系删除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