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来到家禽网

演示站

当前位置:

都匀市红羽鸡苗孵化厂

时间:2020-01-23 22:19:00出处:励志人生阅读(229)

魔神战罕一步跨出,横越天际,降临这方世界虚影之中,他,双眸之中,有着无线的冰冷,头顶之上,战魔神宫垂落金黑两色的神魔之气,笼罩住他的周身之上,每一拳打出,都是直接击破虚空,打穿虚无,破灭万古。

亿万年沉寂,潜心锤炼至宝,战魔神宫,神魔一体,犹若混沌魔神复生,虽然此刻,没有步入至强者之境,斩出属于自己的道,可以,却已经触摸神魔真谛,铸就道基。

战罕仿若行走天地之中的唯一真神,每一击,都将奢比尸直接击退,闲庭信步,九百九十九道魔气之柱,冲天而起,演化世界雏形,一股世界的封锁,威压,降临天地之中,奢比尸祖巫真身之上,血迹斑斑,金色的祖巫之血,洒落虚空。

他的双眸,可是渐渐变成血红之色,犹若受伤的老虎一般,虽然一次次被魔神战罕击退,他,依旧无所畏惧,血洒长空。

“奢比尸,你,没有击碎这方世界的力量,盘古精血,今日,本座究竟你等炼化,融入战魔圣宫之中,为吾成就大道,铸就无上根基,这是尔等的荣耀!”战罕面容之上,忽然流露出一丝邪笑,望着眼前不断挣扎的奢比尸,双眸之中,闪过莫名的神色,滴滴祖巫之血垂落。

巫族,本就是锤炼肉身,精血,代表着一个巫族的血脉,祖巫,之所以被成为巫之祖,就是因为十二祖巫,秉承盘古血脉而生,寻常修炼之士,若是损耗精血,仍可弥补,祖巫,纵横天地之间,精血传承自盘古,若是精血损耗,就是修为下降,每一次召唤盘古真身,都会损耗祖巫精血。

风雨雷电,天地四极之力,在奢比尸头顶之上舞动,风的灵动,雨的清新,雷的狂野,电的迅疾,雷光闪耀,大雨倾盆,狂风乱舞,闪电嘶鸣,奢比尸是万丈的祖巫真身之上,有着四条神龙闪现,他仿若天神临凡,脚踩大地,头顶苍穹,双臂之中,有着无上伟力。

“开天神斧,再现世间,神斧之威,无可抵挡!”奢比尸双眸似电,声音似雷,吐出一口气,就化为空中的云朵,垂落丝丝雨点,冲刷无尽的魔气,速度如风,他凝眸望向神魔一体的魔神战罕,双手之中,闪现一柄锈迹斑斑的巨斧。

巨斧之上,有着道道古老的符文闪烁不定,玄奥非常,手执巨斧,奢比尸一瞬间,仿佛换了一个人一般,犹若盘古复生,开天无上伟力。

望着奢比尸手中锈迹斑斑的巨斧,魔神战罕瞳孔猛然一缩,面容之上,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,双手宛若蝴蝶飞舞一般,打出万千手印,没入头顶之上的战魔神宫之中,战魔神宫,毫光大作,烛照虚空,宛若一轮?大日,道道魔气之柱,疯狂的压向奢比尸,奢比尸手中巨斧轻轻划过,劈碎道道魔气。

“战罕,你,挡得了本座手中的神斧吗?”奢比尸嘴角不由流露出一丝不屑的笑容,双手擎着巨斧,划破虚空,朝着魔神战罕劈来。

刹那之间,神斧划出美丽的弧线,具有不可思议的威能,祖巫之中,以奢比尸肉身第一,近乎完美的继承了盘古的开天大道,若非没有元神诞生,奢比尸,成就定然远远在盘古三清,其他祖巫之上。

即便如此,无数载悠悠岁月之中,苦心修炼开天大道,力之大道的奢比尸,依旧是最为可怕的祖巫之一,不同于立于大地之上,即可不不败的土之祖巫后土,他,完全凭借自己的肉身,即可迎抗诸天强者。

战罕缓缓推动眼前的战魔神宫,朝着奢比尸的方向前进,战魔神宫之上,笼罩着诸天神纹,无物可破。

一击,仅仅一击,世界破灭,神斧消散,战魔神宫,几乎被直接劈成两半。

奢比尸的身影和战罕的身影,都是一一闪现,奢比尸十万丈的祖巫真身,有些摇摇欲坠,魔神战罕面色阴沉的望着眼前,几乎被劈成两半的战魔神宫,眉头微皱,望着破灭的神斧,他眼中不由闪过一丝不解的神色。

魔神战罕遥遥望了奢比尸一眼,恨恨的开口说道,身影一刻也不停留,双拳交织,目似闪电,打向有些摇摇欲坠的奢比尸。

奢比尸虽然神色有些疲惫,却仍旧不甘示弱,他,一生好强,从不服输,输,对他而言,是一种耻辱,他,即便是死,也要光荣的战死,血洒苍穹。

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,一道银色神光,破空而来,缓缓转动的巨匙,垂落奢比尸周身执掌,似缓似急,奢比尸身影闪动之间,离开战罕的拳影之下。

另一方,后土宛若天地神女,将后土之祠不断的催动,道道五行之气,犹若锁链一般,死死的困住冥蝎王河雷霆老祖,雷霆老祖,化身九大雷霆本源,每一缕雷霆本源降落,都会将天地洞穿,具有无边威能,冥蝎王显化的本体之上,更是九只巨尾,好似九只剪刀一般,剪断天地,破灭苍穹。

朱傲天手执黄金战锤,犹若无上至尊一般,遥遥望着下方,一只青色的狂狮,不时之间,梳理着自己的鬃毛,轻松自在,一只天狼,仰天啸月,血盆大口之中,獠牙闪烁着森然的神光,一道白色的身影,临空而立,再现虚空之中。

天地为之震动,日月为之闪耀,无穷无尽的神环,笼罩帝俊周身之上,一瞬之间,他的身影消失,天空之中,十方大日显化,仿若十个太阳一般,灼烧虚空,每一只大日金乌,都是三足两翼,帝俊神通,显化十日。

“天狼啸,日月无光!”

灰色的天狼身影,粗壮的四足,似有顶天之力,双眸之中,绿光闪烁,凶悍的意识,不断的冲击着大阵,两仪之相,好似大海怒涛之中的一叶孤舟,随时都有舟毁人亡之危。

十日横空,悬挂虚空之上,炽热无比的太阳真火,猛烈的跳动着,封天锁地,这一刻,仿佛虚空之中,只剩下火焰的色彩,这是属于火的世界,火之精灵。

狂狮铁战显化本体,一只高达数万丈的青色巨狮,静静的坐在那里,不动狮子王,前面的双爪之上,结着万千手印,每一道飞出的手印,都带有无上威严,不动狮子印。

传说之中,狂狮一族,秉承黄金狮子,兽皇神逆的血脉而生,却是一直都没有得到任何验证,这一刻,狂狮铁战,使出兽皇无上绝学,显露出霸道无比的血脉传承之力,黄金狮子,天地之间,只有一只,那就是兽皇神逆,笑傲太古,兽神山,威震八方,禁忌之眼,更是可以洞穿太古时空,毁天灭地。

朱傲天眼角不由微微扫过狂狮王的身影之上,眼中略有异色闪过,兽皇神逆,无畏狮子印,他,当然是曾经有所听闻,当眼角扫过青狮之际,他,不由神色微怔,禁忌之眼,这个,最可怕的神通,却是不知狂狮一族,有没有传承下来?这个想法,浮现在他脑海之中,若是有了禁忌之眼,洞穿时空,触摸天地本源,成就至强者,也,绝非难事。

十只大日金乌之后,仿若有着亿万妖族将士显化,杀声震动虚空,杀戮之气,弥漫开来,萦绕着这方虚空,每一道身影,都是身披战甲,手执长枪,犹若天兵天将,这是亿万妖族以无上意志凝聚而成。

三百六十五面星辰之幡轻轻摇动,周天星辰大阵,显化世间,仿若真正的洪荒星空一般,妖气滚动,河图洛书,演化龙马玄龟,神光一动,落入大阵之中,成为阵眼,大阵更具威能。

“狂狮,朱傲天,朕,威临九天,尔等胆敢挑衅无上神威,找死!”帝俊冷酷无情的声音,从空中响起,这片天地,都被封锁,这是一片真正的小天地,有着自己的日月星辰,法则运转,天地之力,而帝俊,此刻,显然就是诸天之主,星辰之宗。

青色的狂狮,鬓毛飘动,具有无边威严,不动如山,此时,一双狮眼之中,仍旧有着无穷无尽的自信,轻轻抖动肉身,仿若锁链一般的天地枷锁,就被他破除,他的一对前爪,结着万千法印,每一道法印,都似天地之印,大道符文一般,不可磨灭,轻轻撞击,破灭星辰,他,遥遥望向空中的十方大日,心中不知其所想。

黄金色的狮子虚影,悬浮其后,似天道,又好似大道,虚影永恒不动,黄金色的神力运转,似渊如海,深不可测,大道余韵,仿佛在虚影之上显化,这是一尊无敌的纵横天上地下,无敌的身影,虽然只是缩影,依旧可以纵横天地之间。

“无畏狮子印,无所畏惧,所向披靡,破灭时空!”青狮口吐大道真言,宛若兽皇复生,背后有着亿万兽神山大军,兽道的无上文明再现世间,统御天地,狂暴,疯狂,嗜血,杀戮,各种气息,不一而足。

这一刻,狂狮铁战就是世间万兽之祖,兽道的统御者,狮吼之声,狂野而又蛮横,道道金色的神光,打入漫天星空之中,声声惨叫之音,从星空之中传出,无数妖族将士,在这一刻,意识被泯灭,没有一滴鲜血留下,洪荒世界之中,九天之上,星辰之中,无数隐藏其中的盖世大妖,这一刻,彻底陨落,形神俱灭。

“狂狮,尔敢!”帝俊陷入无边的疯狂之中,无数大妖的陨落,让他心痛无比,这些,都是太阳宫无数载岁月的积累,这是他日后征战八方的最大资本。

十方大日,这一刻,同时闪耀其万丈太阳神光,十个天道虚影,同时显化空中,帝俊手执火红色的战剑,从十方大日之上走出,君临天下,无上威严,双眸冰冷的望向狂狮王,两轮?大日显化在他双眸之中。

探手一挥,一道神图浮动,护住空中的妖族战士,江山社稷图,娲皇宫至宝,思山即山,思水即水,显化一方世界,没入星空之中,守护妖神意志。

漫天星辰之上,无数妖族将士怒吼,星辰震荡,每一颗垂落,都可以将天地洞穿,燃烧神魂,催动星辰之力,打向下方的狂狮王和手执黄金战锤的朱傲天。

皇者大道,本就是最为霸道的存在,犹若天地裁决一般。

第二百六十二章 万古寂灭,大日光辉

他的口中,吐出一面椭圆形的镜,镜光闪耀,古朴沧桑,正是狂狮王亿万载岁月,悉心祭炼的至宝,古镜散发着金色的光辉,仿佛有着一只神眼,隐没其中,镜光流转,霸道狂野的金色神光,抹去无边的太阳真火,镜光所照之地,万物寂灭,犹若天地枯竭,天人五衰降临一般。

不知从哪里来的风,从空中吹过,撩起帝俊火红色的长发,刀削般的面容之上,无尽的冰冷,双眸宛若大日,步步惊心,狂狮王连连吼叫,身上的九道金色光环,灭杀万古神灵,永恒的圣光,守护着他的肉身元神,面前的古镜,被他疯狂的催动着,可以让天地寂灭,万物枯竭的金色镜光,连连闪耀,照向帝俊,想要将之灭杀。

诸神黄昏,青狮皇族无数巅峰强者陨落,曾经的巅峰种族,瞬间衰落,丧失一身荣耀,他,铁战,就是在那个危急时刻,得到青狮一族的无上传承,秉承兽皇的意志而生,天生的大气运者,具有不可思议的神通,从亿万遗留兽族之中杀出一条血路,建立狂狮一族,成就至尊之名。

极北之地,一座悬浮空中,宛若星辰一般的古老大殿之内,青天高坐首座之上,头顶之上,一方漆黑的大磨,缓缓转动着,吞吐着天地本源之气,前之天脉,宛若游龙一般,散发着光明神圣的气息,与灭世大磨演化两仪之相,青天似有所感一般,猛然睁开双眸,望向虚空,仿佛可以将天地看穿,一道古镜虚影,闪烁在他面前,他的嘴角之上,不由流露出一丝冷笑,似有不屑,又好似有着玩味之色,轻轻开口说道:“神逆,你竟然还敢插手洪荒之事,好胆!”

他的双眸,似有无极之相转动,无极生太极,太极神像,在他身上流转着,无极皇者,太古年间的无上皇主,此刻,谁也不知道他的修为,究竟恐怖到何种境界,平天冠之上,道道灵光,冲天而起,演化天地初开之相,一颗古老的心,在其中浮动,无极之心,世间难以忖度之物。

仿佛在自言自语,又好似在询问着什么一般,天空之中,巨大的金色狮影凝聚,无尽的皇者之气,涌入他的体内,扬天巨吼,仿若在回应玄天一般。

轻轻的摇了摇头,玄天身上道袍飘动,望着虚影,开口说道:“这一次,输了,你,承受不了那种代价,形神俱灭!”

那道虚影之中,半颗神眼显化,仿佛神逆的意志降临一般,气息之中,充斥着怨恨,不服天,不服地,桀骜不逊的气息。

分享到:

温馨提示:以上内容和图片整理于网络,仅供参考,希望对您有帮助!如有侵权行为请联系删除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