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来到家禽网

演示站

当前位置:

独山县黑番鸭苗批发价

时间:2020-01-23 08:14:00出处:励志人生阅读(229)

冥蝎王长发飘动,纵然是隐剑之子复生,重临大地,他亦是无所畏惧,皇者之路,本就是迎难而上,披荆斩棘,历九死而成大道,经磨难而察己心,自从踏上这条路,他就没有了回首的机会,一旦失败,就是身死而族灭,一切化为齑粉。

冥蝎王大步上前,龙行虎步,收敛心神,身上的杀气,冲天而起,长发遮面,谁也看不出此时此刻,他心中的想法。

撕开了低调隐忍的外表的冥蝎王,是无所顾虑的,只要他一直保持强势,一直强大,就没有任何强者,敢于触犯冥蝎一族的威严,没有任何生灵,敢于挑衅他的尊严,从此之后,他只能一路向前,无所保留,斩灭一切强敌,成就自我大道,冥蝎王无情的双眸,闪烁着冰冷的寒光。

秉承太古冥蝎始祖传承而生的冥蝎王,尽显峥嵘,四方强者,仿佛看到了一位从九幽之地走出的无上恶魔大尊,傲视古今,九根冥蝎之刺,闪耀着寒光,不可力敌,这种想法,浮现他们的心头,一瞬之间,慑服诸王的心智。

冥蝎王,一如太古的冥蝎始祖,隐忍,低调,不鸣则已一鸣惊人,震动九天十地,冥蝎始祖,第一次全力出手之际,已经站在了王者的巅峰,冥蝎之刺,洞穿了合道亚圣手中的至宝,让巅峰强者饮恨。那一战,手执冥蝎之刺的冥蝎始祖,以王者巅峰之境,斩灭巅峰亚圣,号称攻击第一,即便是有些水分,也可以想象其无上风采。

冥蝎王,好似他的缩影,不过,比之太古之际,诸多盖世雄主争锋,无数奇才齐出,这个时代,虽是盛世,依旧是有些黯然失色,令人扼腕。已经走了到亚圣巅峰,距离成就自己大道仅有一步之遥的冥蝎之主,比起他的远祖,似乎更加懂得隐忍,实力也是更加强势,可以说,某种程度上而言,冥蝎王已经超越了远祖,成就了自我,这个时代,又有几位可以与其争锋之辈?

古道王深深的望了冥蝎王一眼,仿佛要将他看穿,铭记在心,他的心中明白,洪荒世界,又将走出一位无敌的君主!

四周的无数强者,都是有些忌惮望了冥蝎王一眼,隐忍至今,冥蝎王终于要露出他的獠牙,虎视八方,这种强者,才是天地之间最为可怕的存在。隐去自身的锋芒,一旦他们露出獠牙之际,几乎就是必杀之局,没有一位强者看好天河王,即便是他的暂时盟友,诸多王者,也没有一个看好他的。

九道星辰神光,横扫天地,冥蝎王淡然的站在那里,指尖轻轻转动之间,接连不断地神光,转动之间,就将天河洞穿,天河之内,仿佛有着一颗颗星辰倒影浮现,古怪无比。

天河王身化神戟,游走于天河之中,而天河就是最为完美的屏障,神龙摆尾之际,就将颗颗星辰破灭,天河涌动,磨灭万物,疯狂的卷向屹立空中的冥蝎王,整个天河,都被调动起来,这股力量,可以将天地压塌。

“冥蝎王,本王的天河,诞生于天地初始之际,蕴含无量神威,即便是先天至宝,都难以将之破开,天河降世,冲刷天地,洗尽尘埃,涤荡寰宇!”

天地初开之际,九天之上,诞生了一条河流,缓缓流淌过星空,无始无终,横亘天地之间,有着无穷的玄奥,便是至强者,也是无力深入其中,一探究竟,太古年间,曾有无上强者,亚圣巅峰强者,深入其中,仅以残魂逃出,消散天地之间,没有来得及说上一句遗言。

若是天河倒流,降临世间,便是至强者也要变色,那种伟力,唯有顶天立地的周山,方能抗住,世间生灵,也将尽数淹没其中,身死魂消,永世不得超生。

这一刻,天河王沟通古老的天河,天空之中,隐隐之间,一道裂缝,好似要缓缓打开,犹似洪流猛兽,要将天地吞噬,让无数王者动容,这股力量,不是他们可以抵挡的,一旦降临天地之中,瞬息即可将他们吞噬。

“天河王,你够狠,不过,本座不会给你时间打开天河,三息时间,足够本座将你斩杀!”冥蝎王直面天河之力,虽然没有一丝天河之水流淌出来,他也是隐隐有着不好的预感,若是天河倒流,他将染上无比因果业力,即便是可以将天河王斩杀,这股业力,足以让他身死魂灭。

长剑一出,四周隐隐有着各种震动,一件至宝出现,自然会引起共鸣,战魔神宫,金黑双色转动的更加急速,有着两条长龙飞舞其上,好似要直接飞出,与冥蝎之刺争锋。

长戟舞动,斩向冥蝎王的身躯,将星辰天幕洞穿,天河王的天河在渐渐的与空中的裂缝相接,只要连上,他就可以借助天河之力,那是天地初始的力量。

“没用的,天河王,任由你挣扎,也难逃一死!”冥蝎王挥动手中长剑,划破长空,直接将天河斩成两段,攻击力强势无比。

冥蝎之刺,号称攻击第一,堪比顶级先天灵宝,终于在这种时刻,展露了自己的风采,这一剑,将天河直接斩断,天空之中的裂缝,也开始缓缓的闭合,冥蝎王神色淡然,步步朝前,踩向天河王,他,不会再给天河王出手的机会。

当末日就要来临!g

天河被直接斩断,冥蝎之刺,化为长剑,一剑出,斩断天河,无与匹敌,让诸神战栗,让诸王胆寒,从未被击破过的天河,一剑之下,化为两段,天河之水,哗啦啦的流淌而出,从空中垂落。

万丈的身躯,游走于天地之间,道道神念,从他身上扫过,声声叹息,从空中传出,天河神戟,此时方才绽放出自己的威能,斩碎星辰,破灭空间,无视一切天地规则,似真龙再生。

冥蝎王双眸不由一眯,望着天河王所化的银色神龙,似有疑惑的神色一闪而逝,他从来没有听说过什么天河一族,可是眼前的天河神戟,的确是有着一股他都不敢轻视的力量,这股力量,诡异无比,他的神色微微有些凝重,沉声开口说道:“本座不管什么天河一族,还是天狱一族,今日,你天河王,必死无疑!“

“嗷!““嗷!““嗷!“

“天河族?天河之中,也有强大的生命孕育吗?天河王,看来,都算不上天河族中最顶级的存在。“古道王脑后神环转动,仿佛天地初始,那一缕道的痕迹,双眸似海如渊,黑色的瞳孔,仿佛是大道显化,难以捉摸。这是一位太古遗留至今的强者,他从来都是一副胜券在握的模样,未曾一败,身份也是神秘非常,实力比之冥蝎王等强者,也是丝毫不弱。他的身躯屹立空中,庞大的神念,锁定时空,战魔宫前,魔神战罕的目光不经意之间,从他身上扫过,两人的目光相遇,立即有着一种强势的碰撞,一闪而逝。

正是由于他们之间的相互牵制,双方都是没有丝毫动手之意,静待时机,无论是古道王,还是战魔之主,显然都是有着自己的底牌,必胜的决心,各有所谋。

这注定了是一场漫长的战斗,太古年间,这种黑暗的岁月,持续了百年之久,黑暗的岁月之中,无数盖世天骄,不世奇才尚未成长,便被无情的斩灭,这是一种千古的遗恨。

无论是古道王,神武皇,毒虫王,还是古族之主,都是隐隐有感,这种岁月,也许即将再次到来,必定是血洒洪荒世界,世间没有一片净土,无尽的征伐,盖世强者的争锋,都将在这个年代再现。

人器合一,天河王力量强横到了一个极限,仿佛神龙临世,洪荒祖龙再现,具有了一丝至强者的余韵,号令天地,莫敢不从的霸道,龙首朝天嘶鸣,龙爪抖动之间,撕裂空间,霸道而又蛮横。

“是吗?天河王,你好大的口气!本座不管你背后有着什么强者,今日也定然要将你斩杀于此!“冥蝎王冰冷的声音,从他口中溢出,仿若天地谕令,号令无数天地规则,摇动法则之力,凝聚无上天道,漆黑的天道,在他身后浮现,合道亚圣,无上君主,横行天地,就是因为他们随时随地可以身合天道,借助天道之力,灭杀强敌。天道之力,天地之间,至强的力量之一,以法则凝聚天道,这种手段,极为逆天,唯有唯有圣境强者,方能掌控,亚圣巅峰的强者,才能够随时使用。

巨龙腾飞,神龙摆尾,扫向空中的冥蝎王,一道道天河之影,犹似天地之柱,浮现在冥蝎王的身边,将其困住,龙爪探动之间,就带动空间之力,化为空间之刃,斩向冥蝎王,天河王的手段近乎逆天,越级挑战,越战越勇。

战魔神宫在空中疯狂的旋转着,演化两仪之相,镇压诸天,化去下方诸王的攻击力。魔神战罕面色沉稳刚毅,目光扫过下方的诸王之际,隐隐有着不屑的神色一闪而逝,没有同阶强者的攻击,即便是上百位王者联手,都别想轻易将封印打破,随即将双眸望向两方战场。

金钟敲响,天鼓作鸣,道道天地符文,浮现在空中,交织出天地法则,每一个王者,都是毫不留手的攻击着封印,这是他们逃出西大陆的唯一方式,这种时刻,他们都是没有丝毫留手之意。

有古戈横行,划破长空,将封印打碎一角,这是一位可怕的王者,攻击力强横无比;有战斧之上,道道玄奥的符文闪现,威逼九天,手握战斧的正是一位粗壮的大汉,他光着头,周身上下,黄金色的神力涌动,斩向空中的九重封印,道道裂痕,被他神斧斩开;有四象虚影浮现空中,一位老迈的王者,盘膝而坐,头顶之上,演化四象圣兽,这是一种天地之间,难得一见的奇阵,沟通四象之力,直接将封印打碎,借助天地四圣兽的力量,玄奇非常??????

玄天的神念,横跨整个洪荒世界,沟通天地本源,他的面容之上,似有疑惑的神色一闪而逝,庞大的神念,再次覆盖整个天地,遥遥探向混沌世界,心中隐隐有着不安闪过,继而面色微变,有些喃喃的自语道:“没想到,你们竟然在这种时刻降临了,可惜,本来想要和你们玩一玩,但是,这盘棋,吾已经布下了很久了,不容任何外力破坏!“

玄天的身影,一闪而逝,手执周山之杖,行走在天地之外。

禽兽不是罪 太禽兽会引人犯罪 这是第一禽兽写的决定禽兽文g

第二百九十四章 玄天现身,冥河杀戮

道道混沌气流,在洪荒世界之外缓缓流动着,混沌世界的浅层,混沌气流相对十分温和,混沌的深处,隐藏着无尽的危机,混沌气流,混沌陨石,混沌罡风,每一种都是强横无比,除了混沌之中诞生的混沌魔神,几乎没有强者可以在其中长久的生存,即便是以玄天天道之境巅峰的修为,依旧不愿意深入其中。

混沌世界,虽然有着重重危机,也是有着各种机缘隐藏其中,一些先天之物,都是可以从混沌世界获取,混沌世界,才是强者的摇篮,曾经诞生过至强的混沌三千魔神。每一个魔神,都是秉承大道而生,他们是天生的至强者,只要时机成熟,缓缓成长,实力至少可以达到至强者之境,唯有一些强横的魔神,通过修炼,打破自身桎梏,成就一方世界,号令天地,参悟造化之机,这些魔神,才是最为强大的存在。而混沌魔神的第一强者,盘古,已经走到了天道之巅,距离打破混沌之境,感悟混沌世界,仅有半步之遥,勘破时空真谛,法力已达混沌之境,终究身殒于开天之中。

从至强者之境,到达天道之境,是一次生命的蜕变,化而为龙,如果说洪荒世界是一条河流,缓缓流淌,那么众生则是河流之中的鱼儿,有的可以跳出水面,看一看水流的方向,这就是天机。但是离开了水,鱼儿终究会是生命枯竭之局,而天道者,拥有了自己的一方世界,也许比不上洪荒世界那般完美,也算是构建了自己的河流,可以一定程度上脱离世界而生存,因此每一位天道者之境的强者,都是强横无比,即便是天地破灭,他们依旧有着一线生机。

混沌深处,有着两个方向,四道流光,朝着洪荒世界的方向前行着,每一股气息,都是十分强横,四周的混沌气流,混沌罡风,都是无力阻碍他们前行。

“七情,我已经感触到了生灵的气息,应该要不了多久,你我就可以降临洪荒世界,盘古,可是当年混沌之中,三千魔神之首,定然会有一些神物遗留,到时候,你我两个,就各凭手段好了!”一道光影之中,传出充满着各种欲望的声音,这股声音,有着惑人心智的力量,诡异而又强横,正是混沌魔神,六欲魔神,掌控六欲大道,只要天地之中有着欲望的存在,六欲魔神将永生不灭,操纵心灵欲望,是一位极为可怕的魔神。

七情魔神声音充满着磁性,悠悠开口说道,双眸转动,仿佛在思索着什么一般,他的身旁,六欲魔神面色微变,当初混沌之中诞生的混沌魔神,他们两个,算是同源而生。可是即便是他们两个联手,依旧算不上魔神之中的最巅峰的存在,无论是时间的执掌者,还是大地之主,杀戮魔主,每一尊魔神,都是法力无边,比之盘古,也不过是略逊一筹,他们若是依旧长存,定然会有着本质的蜕变,比起混沌之际,也不会弱上多少。

另一个方向,也是同样有着两道身影,划破长空,朝着洪荒世界前行,他们似乎也是在争论着什么,一道身影永恒的幻变着,每一刻,都是不同的模样,另一个却是胖乎乎的模样,和蔼可亲,一副笑眯眯的样子,唯有不时闪动的法力波动,横渡混沌世界,让人不敢对其有着丝毫小视之心。

“百变,吾有一种预感,此行你我可能会遭逢大敌!”太岁魔神双眸仿佛闪过疑惑的神色,修为达到他的这种境界,几乎没有任何陨落的可能,他却是本能的预感到了一股危机,这让他有些不解。

太岁魔神神色不变,依旧是挂着浅浅的笑意,心中却是暗自警惕起来,他相信自己的预感,这种预感,是一种天性,也是他的本能,若非这种本能,以他的实力,也许,早就化为灰烬,消散混沌之中。

几乎没有强者知晓,七塔山之中,居住着什么样的存在,他们的每一次预言,都是会流传整个洪荒世界,被无数强者信奉。

这一日,一道血色的身影,出现在七塔山的前方,血红色的长发舞动,嘴角挂着一缕邪笑,血红色的长袍之上,印有着朵朵莲花印记,无声无息的出现在这个地方,静静的望了七塔山一眼,仿佛可以将虚空看穿,任何玄妙都是无从躲避。

家中二姐很邪恶?恩,斗败了她!

分享到:

温馨提示:以上内容和图片整理于网络,仅供参考,希望对您有帮助!如有侵权行为请联系删除!